• 敬老院里“薅羊毛”,黑心院长被开除_国内频道_东方资
    发布日期:2020-08-22 01:37   来源:未知   阅读: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句话在永州宁远县冷水镇敬老院原院长王运祥的脑子里,早已是一句空话。王运祥原本是一个办事能力强,做事雷厉风行,有着多年丰富经验的乡镇敬老院院长,却因为一时贪念从护理员身上“薅羊毛”,最终不得不面对组织的调查。

王运祥是宁远冷水镇海江村人,曾担任过多年村干部,还当选过宁远县第十七届人大代表。2012年4月,王运祥被冷水镇政府聘任为镇敬老院院长。

敬老院的服务对象是一些年老体弱、无依无靠的五保老人,护理员的工资也不高,王运祥为什么要去他们身上去“薅羊毛”呢?办案人员道出了实情。宁远县第三片区协作组办案人员唐艳:2017年,王运祥的小儿子新建房,王运祥拿出了一大笔积蓄支援,就导致自己平时的开支总是周转不开,很是艰难,所以他就想搞点钱。

有了搞钱的想法,还得有搞钱的机会。不多久,王运祥等待的机会就来了。

冷水镇敬老院的3名护理员是冷水镇政府2016年聘任的,签的是聘用合同主要是负责食堂工作和敬老院的卫生工作,合同约定月工资为1350元,其中1150元逐月发放,另200元作为考核工资,年终考核后,根据工作考核优劣,确定发放金额。

2017年2月,由于敬老院日常工作量大,没有假休,很是辛苦,3名护理员提出加薪要求。王运祥考虑敬老院的正常运作,就私自同意给他们加薪,工资调整为每月1500元。办案人员唐艳:王运祥当时的想法是敬老院日常工作繁杂,万一护理员不愿做了,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人员替补,于是就答应给她们加薪。可是,2017年民政局还是按原来合同标准1350元的工资下拨,你加薪的钱从哪里来呢?

加薪的钱总得有个出处啊!王运祥绞尽了脑汁,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羊毛出在羊身上,王运祥就从护理员的考核工资上作起了文章。办案人员唐艳:王运祥跟护理员们说,如果提升了基础工资,那考核工资就没有了,3名护理员都表示同意。

2018年2月、2019年1月王运祥将护理员的考核工资分两次到冷水镇财政所报了账。其中2017年考核工资造表7人,每人每年2400元,共16800元,2018年考核工资造表10人,共计16400元。王运祥报账后并没有把全部考核工资发给她们,而是拿出一部分考核工资作为护理员加薪工资,其它全部用于自己及其家庭日常生活开支。

由于冷水镇敬老院入住五保老人较多,外聘的3名护理员力量不够,管顾能力有限,王运祥便从敬老院入住的五保老人中选择有一定劳动能力的帮助料理一日三餐和照顾病残老人的日常生活起居,并承诺给予一定报酬。2017年至2019年,王运祥在造册发放时,将这些人员工资报酬采取“多报少发”的手段,非法侵占李某、肖某、刘某等4人报酬1.26万元。宁远县第三片区协作组办案人员熊林:外聘的三个护理员管顾不过来,王运祥就在敬老院内部招一些有劳动能力的五保老人作为临时聘用人员,跟他们交待每月会为他们造一定金额的补助,说是按劳分配,如:五保户刘某每天负责敬老院大操坪以及周边的卫生工作,王运祥每月给他300元每月工资,但实际上王运祥到镇财政所按每月1150元报的账。

烧红的铁块不能拿。2018年,冷水镇镇纪委接到反映敬老院伙食不好,账目不清,克扣护理员工资等系列问题。接到举报后,县纪监委监委牵头成立专案调查组对冷水镇敬老院问题线索展开调查。

王运祥在组织调查期间,主动配合组织将所得违纪款37560元上交至镇财政所。他在检讨书中写道:我的法纪意识淡薄,为己谋求自身利益,从护理人员的工资调整中违反账务纪律,违规调整他人工资,我的这一行为,造成了党在群众中的形象伤害,这是十分错误的,我愿意接受组织对我的处分,并保证改过自新。办案人员熊林: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县人大代表,敬老院里的“当家人”,竟然为了谋取一己之私,弄虚作假、滥用职权从微薄工资的护理员和五保老人身上“薅羊毛”“捞油水”,这种行为严重损害国家、老百姓的利益和干群关系,必须依纪依法严肃惩处。

2019年12月20日,王运祥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县人大常委会依法罢免其县第十七届人大代表职务。王运祥案件发生后,冷水镇党委按照“一岗双责”要求,对时任镇民政所所长诫勉谈话,对镇政府分管民政工作的领导进行约谈。办案人员熊林:王运祥被查处后,冷水镇镇党委免去王运祥的敬老院院长职务,针对暴露的问题进行整改,同时选聘了一名专职出纳,建立财务监管制,对所有选聘人员工资采取归口管理,实行统一打卡,确保资金管理与使用规范到位。

来源:湖南电台《清风侠在路上》

记者:任晓杜 通讯员:夏海波

主播:晨光 监制:刘平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