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缅甸小伙独自上场掌声不逊孙杨 年龄仅不到13岁
    发布日期:2022-05-11 10:42   来源:未知   阅读:

  本届游泳世锦赛100米蛙泳首组预赛,因两个对手退赛,瘦小的Htut不得不在诺大的游泳馆中独自奋战,“小组赛里只有我一个人参赛,我不得不和自己比赛,结果创造了我自己的历史最好成绩。”

  1分16秒13,这个在76名参赛选手中排在倒数第三位的成绩,更加固了Htut在中山和志心中“缅甸最有潜力选手”的印象。

  其实还不止是Htut,12岁的女孩Sumoe Theintsan与13岁的小伙子Thint Myat,同样是中山和志的得意门生,“他们是从80个学生中挑出来的,因为国际泳联邀请我们来参加世锦赛,能观看世界级选手的机会很珍贵。”这个有着日本名字的缅甸游泳教练,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作为缅甸国家游泳队的主教练,他有80个学生,其中成年运动员不到10个,“大部分都在13岁以下。”

  坐在世锦赛看台上,中山和志想起自己年轻时代表缅甸队征战世界赛场的过去,“我参加过中日缅友好交流赛哦。”那次比赛没过多久,中山和志就退役了,他去了日本东京学艺大学学习游泳教练的课程,在日本一待就是25年。他给当地游泳俱乐部的孩子当教练时,偶尔会想:“我为什么不回缅甸去做同样的事呢?”

  2012年,中山和志从一个中国教练手上接过“仅有6个人”的国家队,游泳池条件简陋、孩子们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本来雄心勃勃的中国教练拒绝了中山和志的挽留,但这个情景却让中山和志下决心举家迁回缅甸。即便没有薪水,他也要担任缅甸国家队主教练,也成了别人眼中“生活靠父母,自己却在义务劳动”的“傻瓜”。

  中山和志并不为此感到难堪,但训练条件之差却让他一筹莫展。与日本“几乎每个小区都有游泳池”不同,仰光只有一个能达到50米标准的游泳池,这个“国家游泳池”白天对外开放,仅有早晨6~9时,下午4~7时能为国家队所用,“80个人常年在这个池子里训练,也不怎么换水,水面上常常飘着绿色的污渍,水下更是不能看。”中山和志紧皱眉头,作出一副厌恶的表情,而旁边的3个队员则咯咯地笑,不愿评价,Htut做着鬼脸比画了一个作呕的动作。

  “你看到那个线了吗?在缅甸就没有,他们训练时都是凭感觉游。”中山和志指着主场馆中热身池里的标准水线说,“缅甸的泳池在室外,温差一大,冷热很明显。”

  这还不是最令人头疼的事。虽然,在中山和志的努力下,国家队队员的规模“从6个发展到22个、40个、80个”,可家长和孩子的随意性让他感到“又好气又好笑”,据他介绍,目前能来游泳的孩子家庭条件普遍较好,尽管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但来回的交通成本还是会让一些拮据的家庭选择放弃,而报了名的孩子又常常以补习功课等为借口迟到或干脆不来,这让中山和志有火发不出:“骂也没用,如果骂跑了,以后都不来了就更糟了。”所以,即便已经有了80人的规模,能达到一定水平的却不到30个,真正能到世界比赛上亮相的“也就是五六个,而且都在13岁以下。”

  不过,总有几个执着的年轻选手让中山和志选择坚持,希望能与偶像叶诗文同场竞技的Sumoe就是其中之一,“在缅甸,她是50米、100米蝶泳和自由泳游得最快的。”他指着有点害羞的Sumoe说,“原来缅甸在东南亚运动会上拿不到奖牌,现在她已经拿到银牌了,我的目标是包揽前三名。”但这还不是中山和志最大的志向,“2020年东京奥运会,他们也都十七八岁了,我很想帮助他们,让他们把最美的青春贡献到最好的赛场。”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Power by DedeCms